康荣臻原部队授衔后拍摄的一张纪念照。 

记者 邱明      

4月1日深夜11点多,康荣臻的姐姐得知弟弟的消息时,一度以为是一个过分的恶作剧。一遍又一遍与弟弟的战友核实后,她火速从打工地北京奔回临沂平邑老家。

2日下午两点多,康荣臻的姐姐赶回临沂市平邑县仲村镇康家寨村,她的父母已经从新闻中得到了消息,一家人抱头痛哭。

不久前,康荣臻曾计划年底休假,用攒下的津贴和工资帮家里买套房子。3月30日,奔赴火场抢险前,康荣臻与母亲有过一次视频通话,母亲患有心脏病,他嘱咐父母要注意身体,自己一切都好,家里不要挂念。家人们不愿相信这竟是一次诀别的通话。

康荣臻不爱表现自己,除了证件照,他好像没专门照过几次照片。噩耗传来之后,家人只找到一张他在入伍体检时的照片,这张照片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念想。

仲村镇党委委员、武装部长陈飞清晰地记得,康荣臻是他任职后送走的第一批新兵。入伍前的训练中,康荣臻格外认真,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当从新闻中得知四川省凉山州发生火灾时,康荣臻的姐姐脑海里曾闪过一个念头,她的弟弟会不会也要参与灭火。她后悔当时没能给弟弟打个电话嘱咐几句,也后悔全家人在一起时没能拍一张全家福的合影照片。